•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校园春色 性吧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8 21:34:51

校园春色 性吧

我们最亲爱的爷爷走在2004年的冬月初四,寒冷的季节带走了爷爷,如今老家的条件越来越好,可是爷爷已经走了11个春秋,留给我们的是深切的思念,爷爷,我们集体想你啦......

爷爷走在2004年的那个寒冬

  当我们姐妹接到噩耗的时候,悲痛欲绝,慈祥的爷爷、和蔼可亲的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走完了他人生的84个春秋

印象中爷爷每天都要劳作

脑海里展现的是爷爷肩上扛着锄头,手里提着一把锋利的弯刀,腰上系着围腰,嘴里哼着小曲出门的情景,小时候,妈妈总是在开饭的时候让我们跑到房后的大石上扯直了嗓子喊“爷爷―――吃饭了”,空旷的山谷中便传来爷爷高亢的回音“来了----”,于是,过不了多久,爷爷就弓着身子,扛着一捆重重的还柴草回来,我们姐妹便抢着给爷爷倒洗脸水,爷爷从衣兜里摸出一些野生的水果给我们,爷爷乐呵呵的,满足的看着我们姐妹雀跃的样子,童年中的爷爷是劳动的好手

  在我们姐妹读小学的时候,爷爷逐渐的变老了,头发胡子都变得花白,爷爷上坡干活的机会逐渐少起来,爸爸说不要让他干活了就在家里看管一下牲口,于是爷爷每天都要煮猪食,爷爷把柴火烧得很旺,待猪食煮好后他总会用余火烧洋芋给我们吃,爷爷蹲在火炉边,一边用嘴吹一边用木屑刮,把散发着诱人香气的洋芋一个一个分给我们姐妹,而他总是吃些小个的和形状不好看以至于烧黑了的,爷爷对我们姐妹充满了慈爱

  年轻时的爷爷擅长打猎,据他给我们讲的那些离奇的故事就知道他的眼力很准,爷爷给我们讲的“打老熊”的故事至今深深埋在记忆深处,爷爷说有时畜生也懂感情,他曾经捕捉到的哺乳的动物给放生,在那个饥荒的年代,爷爷更多的是锻炼着自己的人性,他常常教育我们一个人要多做好事多做善事,他一生都是这样做的

  爷爷是一个铁匠,于是便包揽了村里所有人家的锄头镰刀等的打造,他从来不收人家的钱,最多让人家捎点木炭来,还常常让人家把没有用完的木炭带回去;爷爷是一个篾匠,他编制的背篓、筲箕等精致适用,至今村里的每户人家都还在使用着爷爷的手艺作品,爷爷在的时候,对谁家都好,以至于他走的时候那悲凄的场面就好像是大伙儿自家的老人故去一样

  爷爷还会做“道场”,也就是法事,谁家死了人,爷爷总是带领几个弟子前去做上一坛法事,通常要熬上好几个通夜,爷爷的唱工很好,他在佛学上深有研究,以至于对待弟子都很严厉,爷爷的毛笔字是纯粹的正楷,写的很好,家里的春联,别人家的香火和对联全部都是爷爷的手笔,爷爷写字的时候架着一副老花眼镜,慢条斯理的裁纸,然后很有讲究的调墨,每写一个字都是认真的左看右看,直到满意为止,爷爷在写过的纸上压一把小刀,防止墨迹弄脏字体,爷爷写完一幅对联便叫我们姐妹小心的抬去地上晾干,然后他间歇的抽上一袋烟,喝上一大口热气腾腾的浓茶

  爷爷还会看墓地的风水,那是我祖父传承下来的,爷爷在75岁那年为自己选择了他现在的这块墓地,还记得当年他对我爸爸说,那个地方是块风水宝地,能管几代人的福气呢,爷爷在另一个世界想的都是如何让子孙后代发扬光大

爷爷是一个典型的传统的长者  爷爷的胃口很好,每顿都要吃三碗饭的,特别喜欢吃甜食和油腻的食物,爷爷常常夸奖故去的奶奶做饭的手艺,特别是奶奶包的汤圆,他能吃50多个,爷爷离不开油肉,遇上我们家里困难的那几年,也要尽量的满足爷爷的口味,爷爷说他的儿孙都是最有孝道的人,他常常给别人讲我们的家风,要别人家也这样,爷爷就我爸爸一个儿子,爸爸孝敬爷爷给我们树立了榜样,爸爸说爷爷年岁大了要让他愉快的度过晚年

  爷爷的老毛病是胃病,多年以来他始终依赖一种叫“小苏打”的药物来调剂肠胃,小时候我偷偷的尝过那种百色粉末,难吃极了,又咸又涩,爷爷说是习惯了,就像他的叶子烟和茶水一样,吃了药的爷爷打着响亮的“饱嗝”在屋里转悠着一边用手捶背一边拾掇家务,我们姐妹常常给爷爷捶背,爷爷说只有我捶背他最舒服,是因为我在姐妹中力气大而且捶背有节奏感,爷爷从来没有上过医院,他说这点小毛病用不着去花钱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姐妹考上了学校离开了家,只有寒暑假在家里度过,那个时期的爷爷已经老了,他的性情变得有些古怪,会无端的给爸妈一些难堪,对于吃的东西也越来越挑剔,爸爸说由他去,“老小老小老了就和小孩儿一样了”,我心里有些悲凉,爷爷你慢些老好吗?爷爷说家里冷清了,我们姐妹不在家他说话的人儿都没有,爷爷也是爱热闹的,爷爷怕寂寞

  后来我们姐妹长大了,姐姐出嫁有了自己的工作离开了家,我从学校毕业后参加了工作离开故土,三妹远走他乡,四妹离家在厂里打工,家里唯一的弟弟也在县城上学,家里只剩下了爸爸妈妈和爷爷

八口之家一下子变得冷清,爷爷就是从这个时期慢慢的离开了我的记忆,爷爷从那时候起开始变得孤独

  我们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只是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才会回家,每次回家爷爷都是从妈妈那里得到消息,他便开始一天一天的盘算我们回家的时间,一天一天的在房前的那棵梨树下张望,妈妈说他老人家一站就几个小时呢,当我们满头大汗的走过那条小河时,远远的,便能看见爷爷提着那根长烟杆背着手在那里遥望,我姐姐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她总是对爷爷的这种等待方式一次次的垂泪不止,我们回家,爷爷就会挨个的询问近况,还看看谁胖了谁瘦了,爷爷还给我和姐姐编制筲箕,说是自己做饭用得着,那时姐姐还握住爷爷的手说“爷爷你别编了,你看你手都变形了,我们以后不要了”,爷爷总是乐呵呵的说我为你们省钱呢,那时的爷爷眼眶深陷,又黑又瘦,头上带着的附耳帽显得那么的空荡,耳朵有点聋,我们和他说话要提高嗓门扒在他耳边说,我们给爷爷讲外面的新鲜事情,讲学校的趣闻,爷爷眯着眼睛,做出很满足的样子,他还是给我们讲一些年轻时的故事,常常开怀大笑,露出一口被叶子烟熏黑的牙齿

  爷爷最爱吃包子,爷爷吃的时候要评论包子的好坏,我们每次回家都要给他带几十个慢慢的蒸来吃,晚年的爷爷是幸福的

  后来我成了家,把自己的家搬到了县城,我们姐妹嘴里都开始会说“忙”了,我们开始很少回老家了,渐渐的远离了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我们基本上一年回去一两次,每次回去都是匆匆忙忙,爷爷还是会站在老地方遥望我们,爷爷越来越瘦,耳朵越来越不好使,我们回去后很少和爷爷聊天,我们学会了打牌,我们打牌的时候爷爷就坐在旁边静静的抽烟,我们渐渐的忽视了对爷爷的关注,爷爷变得沉默起来

  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小孩,我们也都把小孩带回去给爷爷看,爷爷说你们的孩子一定要精心的照料好,你们就这一个宝贝,不能有任何闪失,我记得爷爷第一次抱我小孩的时候,我小孩用手揪爷爷的胡子,爷爷说不痛不痛,喜欢揪就揪,他最多能抱两分钟就说这个宝宝沉着呢,然后又对我说你看你孩子生相好呢以后大有出息,我心里不以为然我想爷爷总是有点迷信的,爷爷喜欢看电视,可是他连最大的声音都听不见,最喜欢看的是京剧,一遍一遍的看图像,常常蹲在电视机旁边,一蹲就是个把小时,我们开始觉得爷爷很可怜,老去的爷爷在和时间赛跑了

  再后来我们回家的次数更少了,爸爸说爷爷的身体不好了要我们姐妹回去团年,我们的回家使病榻上的爷爷奇迹般的好起来,爷爷说只要我们在家他就没病了,我们过完年便匆匆的各自回了自己的小家,记得走的那天天上还飘着雪花,爷爷非得要送送我们,他佝偻着身子,批着那件长长的大衣,一边咳嗽一边叮嘱我们路上要慢点要照顾好我们的小孩,我们踏上那条泥泞的小路便没有回头,但是我们都知道,在萧瑟的寒风中,爷爷一定还在目送我们远去

谁知道这一次相见竟然和爷爷成了永别

  日子就在平淡中继续着,很有规律的上班下班,慢慢的,我们因为工作的忙碌而很少询问老家的情况,也没有听到关于爷爷病重的消息,我们似乎忽略了老人家的健康,直到冬月的一个凌晨,随着一阵尖锐的电话铃声,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老二,爷爷走了……”霎时我脑海一片空白,我说爸不可能怎么一直没有听到爷爷病危的消息,爸说爷爷病了几个月了,是爷爷一再阻止,说我们工作忙不要通知我们,爸爸在电话里声音沙哑着,他说你赶快通知远方的亲戚朋友,爷爷要赶在三天后入土安葬,泪水犹如泉水般淹没了我的面庞,爷爷,爷爷,你怎么就走了啊,你怎么不等等你这几个孙女儿呢,在巨大的悲痛中,我拨通了一个个亲朋的电话,姐姐接到电话就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爷爷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  爷爷的5个孙子全部都赶回来,齐刷刷的,在堂屋里长跪下来,喊一声“爷爷-----”,声音一下子哽咽,用手抚摸着冰冷的棺材,我们姐妹嚎啕大哭,如果世界上有一种痛是痛彻心扉的,那就是失去最亲的人的痛,泪眼婆娑中,我感觉爷爷就在梨树下看着我们呢,爷爷的声音,慈祥的笑容回旋在曾经一起生活了多年的老屋,我疯狂的要揭开盖子看看爷爷,妈妈说不行,要等到“绕棺”的时候才可以看,我们姐妹跪哭在爷爷的灵柩前,姐姐说爷爷爷爷你怎么就走了我还没有回来给你包汤圆……,我嘴里喊着爷爷,心里忏悔着怎么没有早点回来看爷爷,爷爷听不见我们的撕心的哭泣,爷爷静静的睡着了,永远的睡着了………

  爷爷的墓地就定在他自己选好的那个山坡上,出殡的那天,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了,非常崎岖的山路,笔直的陡坡坡,但是在全村人的齐心协力下,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把爷爷送到了墓地,那天天空飘着鹅毛般的大雪,爷爷的世界成了一个银白色的世界,我们姐妹跪倒在雪地上,看着爷爷的棺木停在两条长长的木凳上,爸爸说要过了一个周才能落土,最后看一眼爷爷,再一次哭昏厥过去,爷爷你冷吗?  爷爷听不见

  爷爷走后我在梦中无数次见过他老人家,爷爷告诉我新苞谷出来了叫我们回去做汤粑吃;爷爷说他上山发现了一棵小树苗长得好特意给我挖了回来;爷爷说去水井的路不好走他正在修路;爷爷说胃不舒服叫我给他捶会儿背……闭上眼,我看见了蹲在地边劳作的爷爷;坐在门口编制背篓的爷爷;挥着手臂打铁的爷爷;扛着钢筋修路的爷爷;架着眼镜看小说的爷爷;写字的爷爷;烧洋芋的爷爷;梨树下背着手遥望的爷爷……  泪水再次模糊双眼

  永远怀念爷爷!爷爷千古!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