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咪咪流浪记国语版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2 06:00:56

咪咪流浪记国语版

她们自信而坚定的笑容是IS最恐惧的武器。

为了给沦为性奴的姐妹报仇她们拿起枪上战场成为了对抗IS前线战斗力最强悍部队之一刚结束的叙利亚拉卡战争掀翻了IS的老巢

在这座城市解放后,抗击IS的战士们走上满地狼藉的街头,带着疲惫而欣慰的面容庆祝着胜利

他们当中有很多穿着同样军装,扛着同样武器的前线女战士

1 一IS战场上的美丽身影妇女保护部队的战士IS蛊惑自己的战士们去战斗,如果战死就能上入天堂但如果他们是被女性杀死的,就无法升入天堂而这一群女兵将他们打得满地找牙这些战士属于妇女保护部队(简称YPJ),叙利亚民主军下属的全员女性民兵团

在近四年的对抗IS战争中,这些姑娘与人民保护部队的兄弟们一起,撑起了守护叙利亚人民的半边天

大量女兵出现在战争前线并不常见,在女性地位低下的中东国家更是奇迹

这些姑娘们不仅是人民的守护者,也是冲破女性命运桎梏的抗争者

因为她们之中的大多数是被逼上战场的 ——美国摄影师Erin Trieb曾深入叙利亚战场,以被战火摧毁的墙面做背景,拍摄记录了数名女战士的故事

妇女保护部队战士Evin Ahmed(摄影:Erin Trieb)在IS最嚣张的2014年,26岁的Evin Ahmed扛起了武器,与妇女保护部队一起在库尔德斯坦边界地区与敌人正面斗争

她说,叙利亚政府不能保护她们,她们只有靠自己了

Ahmed对战友无比忠诚,将她们视为姐妹

暗无天日的战斗对她的生命造成无法想象的影响,但她说:“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无法想象还能有别的生活方式

”Ahmed所说的别的生活方式,是像普通叙利亚女人那样早早被家人安排好丈夫,在家做家务,过相夫教子的日子

事实上,很多姑娘加入民兵团的直接原因不是革命理想,而是逃避包办婚姻,想自己掌握命运

Zelal将军就是因为无法忍受包办婚姻而加入民兵团的

2014年时,33岁的Zelal已经成为了该团的领导者之一

Zelal将军(摄影:Erin Trieb)“我不想结婚,不想生小孩,也不想每天被关在家里

我想要的是自由

”Zelal将军告诉摄影师Trieb

她说:“如果我不加入妇女保护部队,我的这种想法就不能实现

成为一个战士代表了自由——真正的自由

”1 二控制区内,女性命如草芥不少妇女沦为性奴“我的很多姐妹都被掳走,被当做性奴隶,我要解救她们!”这种自由的代价使她们身陷于比男性战斗者更加危险的困境

Trieb说,在一些地区,IS更加恐惧自己被女人杀死,他们认为这样自己就不能上天堂了

在这些地区,他们对女战士更加心狠手辣

尽管冒着这样的危险,女战士们也不愿在IS统治区生活

在这组照片拍摄的那一年,是IS的鼎盛时代,共有一千万居民居住在其控制范围内

武装分子不仅在拉卡建立“伊斯兰国”的“首都”,还占领了叙利亚大部分的北部和中部边界地区

IS领导人在这里实行极端的法律和刑罚

违法者被处以种种酷刑,例如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或被砍头

控制区内,女性命如草芥

IS公然开设交易市场出售强虏而来的未成年少女,鼓励其追随者们买卖和强奸女性,上千女性成为性奴隶

IS更是将买卖、虐待妇女当作值得骄傲的事情,在社交网站上炫耀他们的“伟绩”

有幸能逃过一劫的妇女,被要求穿戴全身黑的罩衫,只能露出眼睛

(来源:Vice)英国《卫报》称,截至2015年2月,仅是雅兹迪教人(被IS以宗教名义大规模屠杀)就有6383人被捕做奴隶或罪犯,其中大多数是妇女和儿童

一年后,约有3800人还在IS的掌控之中,近2600人逃出或被转卖到别处

逃出IS魔爪的妇女对国际各大知名媒体控诉恐怖分子的罪行,骇人听闻,不忍卒读

我们不敢相信这种地区内大规模的残忍奴役竟发生在现代社会

1 三女权主义的实践不少发达国家的女权主义者顶多搞搞抗议游行,举举牌子

而在这里,她们凝聚成一只战斗力强悍的队伍

妇女保护部队则完全站在IS所期待的女性形象的对立面

一侧漫画,表现的是女兵们将IS打得满地找牙摄影师Trieb告诉《嘉人》杂志,虽然妇女保护部队的主要任务不是女权主义运动,但是这个民兵团的理念和作法恰恰就是女权主义的现实实践

她们想要自己掌握命运,想要男女平等

她们也可以变得强大,领导一场战斗

妇女保护部队的战士(来源:《独立日报》)妇女保护部队的战士西方发达国家所倡导的“女权主义”很多时候只停留在上街游行、吐槽、向公司上级部门投诉的“小打小闹”层面

叙利亚的这场战争,则直接把女性逼上了抗击外敌的前线

这种精神也感动了27岁的英国女孩Kimberley Taylor,促使她离开安逸的生活环境,成为妇女保护部队的一名战士

Taylor出生于英国一个中产阶级家庭

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念政治学时,她曾远赴叙利亚为瑞典一家社会主义报刊报道妇女保护部队

与战士们朝夕相处后,Tayor就不想走了

她觉得,她们就是自己精神和政治理念上的同道者

Kimberley Taylor(来源:《卫报》)“世界上所谓的‘反资本主义者’每周都在游行和抗议,而妇女保护部队真的完全在重建这个不平等的社会,让女性有机会冲到战斗的最前线

”报道之旅完成后,Taylor返回瑞典退学,报名加入了这个民兵团,成为一名随团记者

她的镜头记录了战士战斗、生活、训练的点滴

虽然是一名记者,但她更多时候也要上战场与敌人战斗

西方媒体记录了这群女战士们的飒爽英姿和战争胜利后她们自信的笑容,但这战斗并不是看起来的这么浪漫

据英国《卫报》,IS曾以15万美金悬赏像Taylor这样的外国志愿战士的人头

炮火和残暴的对手是真实的,几乎每天都在打仗,每天都有人伤亡

摄影师Trieb曾在一天清晨听到两声巨大的爆炸声,她的翻译说,这是妇女保护部队和IS在互道早安呢

1 四真实残酷的拉卡战争上周,叙利亚民主军经过四个多月的奋战,收复了IS在叙利亚的老巢拉卡,这意味着IS在叙利亚的主要势力被击溃

妇女保护团就是隶属于民主军的一支女兵团,冲在拉卡之战的最前线

目前,民主军称他们已经占领了这座城市,清理了城内绝大多数IS残余

(来源:路透社)拉卡人民虽然从恐怖控制中解放了,但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统计,拉卡之战造成半座城的建筑被毁,至少1130名居民丧生,还有数百人失踪或还被埋在废墟之中

联合国统计,今年4月以来,已有27万居民逃离拉卡,现在约有8千人还困在城内,这座曾经拥有诸多历史古迹的旅游胜地已满目疮痍

不少曾经居住在城里的人民告诉《纽约时报》,他们不打算重新回到这座被毁掉的城市

战后的拉卡城(来源: 《卫报》)战后的拉卡城无论如何,一个邪恶的社会被推倒,一个新世界就会有从废墟中被重建的一天

新的世界里,男人女人都有同样自由发展的权利,因为宗教极端分子最恐惧的,就是全体人民自信而坚定的笑容

民主军的男女战士们庆祝着胜利(来源:路透社)编者后记:当我们很多人抓着手机在社交网络上高喊女权的时候,在世界的一个角落,一群勇敢的姑娘们在为了同胞的自由与解放而进行着殊死战斗

我们要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安宁富足的国家,远离纷飞的战火

但像上面报道里那些女兵的精神,值得我们赞颂千篇

在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她们勇敢抗争,守护着人类自由和平等的光辉

如果你也被她们的故事打动了,欢迎分享给身边的朋友们

除了这群英勇的女兵,还有一群人在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在IS眼皮子地下,坚持抵抗两年多回复 “抵抗” 给你看一个感人的故事References: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17/feb/09/blackburn-activist-kimberly-taylor-becomes-first-british-woman-join-fight-isis-syriahttps://news.vice.com/article/women-abducted-by-the-islamic-state-feared-trapped-in-sexual-slaveryhttp://paper.people.com.cn/hqrw/html/2016-11/06/content_1737175.htmhttp://www.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5829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7/apr/30/hundreds-of-us-will-die-in-raqqa-the-women-fighting-isishttps://www.thedailybeast.com/beware-the-women-of-isis-there-are-many-and-they-may-be-more-dangerous-than-the-menhttp://www.marieclaire.com/culture/news/a6643/these-are-the-women-battling-isis/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9%A6%E5%A5%B3%E4%BF%9D%E8%AD%B7%E9%83%A8%E9%9A%8A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