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草榴社区博客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8 16:17:18

草榴社区博客

石呆子的几把扇子竟是一块“试金石”,各式各样的人生姿态在扇子面前一一现形:贾赦的贪婪丑陋和雨村的卑鄙无耻,贾琏的正直善良和平儿隐藏的深爱,还有爱物如痴不顾性命的石呆子的执拗,和那“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社会环境。

作者 林梅朵在《红楼梦》第四十八回里,曹公写着香菱学诗这样雅致的文字,突然插入一段苦恨交织、正邪对立的扇子事件

几把扇子,开启了一扇丰富的人性大门

香菱刚进了园子正要挨门拜访,平儿忙忙的走来——“忙忙的”三个字大有意思

以平儿之端庄,何曾见她焦躁过一点儿?这次却匆匆忙忙,平姑娘心里有搁不下的事了

原来,琏二爷被老爷打了个动不得,她是来找宝钗寻医棒疮的药的

宝钗向来沉默稳重不多言多语,这次也忍不住问了一句:“又是为什么打他?”可见这打挨得奇怪

平儿正恨得咬牙切齿,见宝钗问冲口而出:“都是那贾雨村什么风村,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随即说出了大老爷要强买石呆子的扇子,石呆子死也不卖,贾琏弄不来,贾雨村却倚仗权势把扇子没收后给送了来,大老爷因此打贾琏的事

从来只见平儿对琏二爷淡淡的,以为她心里就真的只有一个凤姐,却原来琏二爷受了伤,文静温和的平姑娘连“野杂种”这样的词也骂出来了——几把扇子试出了平儿一直深藏不露的浓浓爱意

是什么扇子值得这么大动干戈呢?据说那扇子“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皆是古人写画真迹”,共有二十把,全是孤品存世,“不能再有的”,所以贾赦一心想要,看着“家里所有收着的这些好扇子都不中用了”

以贾赦的心性,未必是真爱什么文雅字画的扇子,家里并不是没有好扇子,只是看了人家的就觉得自己的入不了眼了,不过是为了一个占有欲

贾赦非要买扇子和当日薛蟠非要买香菱的情形极为相似,同样是强买,同样是碰见了“痴”人

薛蟠的处理方式很简单,把冯渊“打了个落花流水,生拖死拽,把个英莲拖去”

论家事,冯渊比石呆子强多了,家里小有产业,还有家奴在主人死后告状

论势力,贾家又比薛家更胜一筹

石呆子是个“穷的连饭也没的吃”的主儿,纵然有事谁替他出头?想把扇子弄到手还不容易?或给他设套,或让官府栽派他,就是硬拿过来料也无妨,在贾赦看来方法实在是太多了

可贾琏偏偏“不开窍”,要买扇子是春天的事情,到贾雨村把扇子送来已经是十月间了

贾琏不是没才干,送林黛玉回苏州料理林如海丧事,去平安州办理机密大事……贾府里不少重要的事物都是他在负责,可就是买不来这几把扇子

归根结底,他和薛蟠不是一样的人

石呆子虽是个穷人,琏二爷却并未打算欺压他,而是“好容易烦了多少情,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拿出这扇子略瞧了瞧

”烦人作情又说之再三,只为“略瞧了瞧”,连细看看都不能,贾琏的这种买扇方式,在贾赦眼中就是无能

贾府大老爷是什么人?买平民几把扇子竟这样大费周折还没到手!何况大老爷这几日正心情不好

在这之前,刚发生了一件让他十分恼火的事:鸳鸯拒婚

贾赦想讨贾母的贴身丫鬟鸳鸯做妾,又是让邢夫人以好话去说服鸳鸯,又是亲自对鸳鸯的哥哥金文翔下命令,没想到鸳鸯宁死不从,老太太得知后还指责了邢夫人

两府里都知道大老爷碰了个灰头土脸,不仅颜面丢尽,还因此更不受贾母的待见

而且,鸳鸯拒婚中还有一个小细节

贾赦放出话去说:“她必定嫌我老了,大约她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

果有此心,叫她早早歇了心,我要她不来,此后谁还敢收?”说鸳鸯看上宝玉是出于常情,府里想给宝二爷做屋里人的丫头实在太多了,把贾琏也一并说上,也许只是疑心,也许夹杂着一点儿直觉

鸳鸯跪在老太太面前哭诉时说:“大老爷说我恋着宝玉……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这段话里只说宝玉却只字未提贾琏

事后,她见了宝二爷不理不睬,却愿意为琏二爷把老太太的东西偷出来当银子使

贾赦的疑心有没有道理,只有鸳鸯自己知道罢了

其实不管鸳鸯有无此意,贾赦的逻辑就是:不是心里有了人她为什么不从我?既有人除了这俩还能是谁!宝玉是府里的“活龙”,老太太的心尖子,谁敢怎样?贾琏可是自己的儿子,打骂随心

正巧贾雨村这个时候送来贾琏买不来的那几把扇子,恰似火上浇油

再听宝钗那句话:“这又是为什么打他?”有这样暴戾又没道理的父亲,想来琏二爷无缘无故的打没少挨吧,连亲戚都问出“又”字来了

看看可怜的石呆子,就越发现平儿的话说的真对

那贾雨村果然是个“杂种”,并没有人托他办理此事,他自己为了讨好贾府,钻营到消息后主动出手,诬陷石呆子拖欠官银,手段卑鄙地夺人所爱

石呆子说过“要扇子先要我的命”,不把人逼到山穷水尽,扇子怎能轻易到手?贾琏是深知这一点才不肯强买

对贾雨村来说,这正是他向贾府大老爷巴结的好机会

当初他断冯渊被薛蟠打死的案子时,人命关天的事都挡不住他施展谄媚,何况几把扇子呢?一句“变卖家产赔补官银”说得轻巧,石呆子经历了多少曲折情节,有过多少冤屈血泪,只有贾雨村最清楚

据平儿说,“那石呆子如今不知是死是活”,其实就算没有官府的万般刁难,只扇子被夺一事,视扇如命的石呆子继续活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这样残忍的手段,贾琏不是想不出,只是他尚存的良知不答应,这也正是他和父亲贾赦在本质上的区别和矛盾的根源

面对父亲的质问:“人家怎么弄了来?”想想石呆子的下场,再看父亲竟然视雨村的无耻狠毒为本事,他实在忍不住回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这句话如同这黑色闹剧中擦出的一点火星,闪出了一丝人性的光亮,也瞬间点燃了贾赦一直窝着的怒火

平儿说:“这是第一件大的

这几日还有几件小的……都凑在一处就打起来了

”这话只说对了一半,扇子事件并不是“第一件大的”,而是一个导火索,是贾赦泄愤的一块遮羞布

同样一件事,有人只盘算输赢,有人会考虑对错

石呆子的几把扇子竟是一块“试金石”,各式各样的人生姿态在扇子面前一一现形:贾赦的贪婪丑陋和雨村的卑鄙无耻,贾琏的正直善良和平儿隐藏的深爱,还有爱物如痴不顾性命的石呆子的执拗,和那“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社会环境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