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电影免费 下载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9 02:30:36

电影免费 下载

D20(5-09),35.5K,宿营4905M 八点出头就出发,急需找水,所以使足力气快行

D20(5-09),35.5K,宿营4905M 八点出头就出发,急需找水,所以使足力气快行

途中被白色盐碱骗了多次,最郁闷下了一条大沟,回途纠结,受侥幸心理驱使的频率过高了

九点半的时候遇见一群规模较大的藏羚羊群,雌性,可能是前往昆仑山某个未知湖泊集中生育

羊群不怎么怕人,慢悠悠在前面横切,避免打扰,我放倒车子让他们先行

近十二点,发现一块平滑的黄地,干硬了得,如岩石般,其小沟壑里居然藏有一层薄雪,喜出望外

雪薄,选些稍厚的用手指轻掠

雪的密度很低,又非冰体,所以扒遍沟壑约取了一升的水,解了燃眉之急

因一路下坡至羊湖湖盆,便想再拼一天多赶些路,早遇水

水不见一滴,天色却大变,近八点扎营

吃了一块压缩饼干,喝了点水底子,浑身无力

天黑时风雪四起,把帐篷吹的稀里哗啦,我也懒得等雪,便睡下

约十点,忽然听见有人唤“英雄……”疑似幻觉,风声作祟,可“英雄……”越发明晰

扭过头看见一丝微光,打开帐篷,天啊,居然一辆越野车停在外面……司机透过车窗兴奋的说,在饮水河迷路,然后回铅锌矿问路,矿上人说有一人骑车进了羌塘,不知去哪里了,他便跟着我的车印子一路追踪至此

而他们进入羌塘是因为一辆大车坏在前面,去修车的……由于风雪飘摇,寒风刺骨,简单交流了两分钟,他们便赶路去,说明天能遇上

临走前我讨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完

然后半夜难眠,既兴奋,明天可遇人,说不定能吃顿热饭,又紧张,不知他们是什么人……但至少不是坏人,又觉梦幻,看看矿泉水瓶确实无疑

另一说,矿上人说看见我,还劝我不要前行是胡诌的

估计第一天在羊圈休息时,夜晚开车经过看见我靠在外面的自行车,随后又发现车印拐向深处,才确定有人进去了

去年我和流虻、多啦两伙皆遇矿人,他们俩甚至错路骑到矿上,因此矿人有了前事可签

途中所遇一群较大的羚羊群,通常,百只就是大群经过硬地,沟壑中发现今日之水,左下可不是兽迹D21(5-10),20.6K,宿营4809M大早起,奔向热饭

昨夜雪不厚,中午即化的差不多了,再则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一路下坡,页岩地面,虽对昨夜之人不甚了解,但在这无人区深处遇人总是梦幻之事,脑海里也早已勾勒出一幅豪华营地、肉香汤热的美景,所以趁坡势强行骑车,一不留神车被片岩爆胎

近五点来到传说中的英雄地,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三大军区联合测绘会师的地方,因而取名英雄地

八十年代,中科院考察队曾横穿至此,因前路恶劣折返,直到本世纪初,中科院与商业联姻,才对羌塘进行了连续三年的大规模科考,羊湖便是最后一条科考线路

近七点到达羊湖西侧,风暴中终于看见昨夜之车缓缓开来,后一辆卡车,共四人

昨夜说话之人李哥随即给我一杯预备好的热咖啡,感动

大风,冷,车下寒暄片刻便挤上大车

他们极为热情,又狐疑满腹,说没见过这么玩法的,说我一个人肯定带了卫星电话,还检查了证件……而我只想着蹭些补给

大餐不见,豪华营地没有,总得有些香烟

他们也是麻烦一堆,补给不多,最后给了大约三天食物,些许蔬菜和水果,散烟合两包,馕等,见此,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富过

这就是前文所说,在前45天食物克制期里意外获得的三天补给

双方都很激动,但只聊了一会,他们便要赶路从界山大阪出无人区,临走再问“真不要跟车回去?”二十天来,奇迹遇人一小时,获三天补给,下次再遇奇迹是53天后了

恍然如梦,那夜羌塘风雪听见“英雄”的呼唤,今生难以忘却

就地扎营,水果狠吃一半,缓过神来,决定休息一天,太累了

一夜风雪将帐篷吹的稀里哗啦首爆胎传说中的英雄地,会师情景,可以想象,他们才是英雄,后人按图索骥D22(5-11),0K,宿营4809M有了额外三天补给,休息一天并不觉浪费了

两棵小卷心菜、两根小葫芦瓜,若干西红柿,个头还挺大,74天里唯一蔬菜,算上后期,将近80天了

依河,依湖,以为水不缺了,没想盐碱味甚重,可怜了蔬菜

更糟糕的是靠近水源是稀烂泥地,取水提心吊胆,而稍微洁净的冰又远离岸边

闲扯一句,盐水的冰是淡是咸?很多人困惑这个问题,答案是即不是淡水也不是咸水

冰是单晶体,理论上,一旦结冰就盐水分离了,但在实际中,冰体中含有大量盐泡及混杂物,所以他不咸不淡

下午准备把脏袜子洗掉,找水却是大问题,因为近不了水,稀烂,陷人,后找到远离水域的沟壑之水,同样稀烂不已,悲愤

下午做针线活,缝补裤子、羽绒服,裤子裂大口,是材料在恶劣气候下老化所致,后期更是溃烂的连犀利哥也不会瞧一眼

但还是得一针一线,不能马虎,为了减轻负重,我没带一条备用裤,连轻薄快干裤也没,包括鞋

现在回想,不可思议

湖边转了不少地方,但都不远,羊湖东面的独尖山清晰可见,他是羊湖的标志,谋杀了不少快门

晚上又狠吃一顿,撑得弯不了腰,幸福的再点支小烟

晚上变天,狂风大雪,估计明天走不了了

并不急,趁势好好休息

为了快速穿越寒旱带,多天来起得比太阳早,一天推行超过十二小时,休息时间超过五分钟就觉得是犯罪,再不缓口气迟早会跨的

身上已多处不适,尤其右腿,血痂已和内衣相连

上陡坡停顿时全靠右腿抵住脚踏不至下滑,久之便斑斑,刚结痂又被抵破,反反复复

而意外补给给了我一个难得喘息时刻,感恩

比彩票概率还低的蔬菜,感恩眺望羊湖东侧独尖山,羊湖标志,看山跑死马,还是很远腿是陡坡的主力刹车,但不耐磨洗袜子的沟壑,岸边盐碱,貌似干硬,依然稀泥这就是取水,洗袜子

遇水的代价,还不是好水风雪再起,羌塘换了规律,夜必风雪*******************************************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